首頁 / 黨員風采

年内三度降息 美联储释放暂停信号

時間︰2019-09-23
來源︰人民日報
分享到︰

1569182114250_1

  解放戰爭中,他在冰天雪地的東北和國民黨軍拼過刺刀,在山勢險峻的湘西和土匪“掰過手腕”。

  抗美援朝戰場上,他帶領官兵奪回失守的346.6高地,頂住了敵人多次反撲,被志願軍總部授予“一級英雄”稱號,榮立了特等功。

  凱旋之後,他繼續投身國防事業,上世紀70年代來到祖國南疆,從此扎根祖國邊陲。

  91歲的李延年(見圖。新華社記者張浩攝),“共和國勛章”獲得者,一位一生默默奉獻,踐行初心和使命的軍隊老黨員。

  金秋九月,綠城南寧,市區里一座兩層小樓里,李延年正在為家中的仙人掌、三角梅澆水。他覺得在惡劣環境中頑強生長的植物,像極了他們這些從革命戰爭年代走過來的人,有種壓不垮的氣勢。

  1945年10月,李延年參軍前往東北。那時的中國,內戰的烏雲籠罩在中華大地。參軍後不久,李延年就參與到解放東北的戰斗中。

  初到東北,李延年和戰友們連一件像樣的冬衣都沒有。部隊紀律非常嚴明,他們從不入戶打擾群眾,群眾也非常擁護部隊。

  部隊缺糧,群眾主動把糧食送了過來。部隊把群眾送來的物資一一造冊登記,打上欠條,並鄭重承諾︰解放後新政府一定如數奉還。

  根植于人民的軍隊是不可戰勝的。遼沈戰役打響後,李延年所在縱隊參加黑山阻擊戰,堵住敵人兵團。

  在阻擊戰最關鍵的時候,李延年和戰友們連夜急行軍100多里,雙腿跑贏了敵人的汽車,趕在天亮之前到達預定地點修築工事。在修築工事期間,敵人以數倍兵力撲了上來,發起一輪輪強力沖擊,一批批戰友倒在了前沿陣地。他清晰地記得,在那場空前慘烈的戰斗中,一個戰友犧牲了,另一個就主動補上去,許多戰友獻出了寶貴的生命……

  那次戰斗,李延年和戰友們堅守了3天,為友鄰部隊對敵人實施包圍爭取了寶貴的時間。

  遼沈戰役結束後,李延年參加了平津戰役,每戰爭先的他,連連立功受獎。1950年8月,在湘西剿匪的李延年,被提拔為連隊指導員。

 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後,李延年隨志願軍入朝作戰。這段歲月也是他一生中最難忘的。

  1951年10月,李延年擔任志願軍某營7連指導員。他所在營奉命對失守的346.6高地實施反擊。

  “前兩個營在敵人炮火猛烈攻襲下傷亡慘重,我們營接到命令執行強攻任務。”李延年回憶,自己所在營攻擊時,發現敵人每隔3分鐘左右就會打一輪炮,掌握這個規律後,李延年和戰友利用這個間隙慢慢摸了上去。經過激烈的戰斗,他們終于把高地奪了回來。

  這時,連隊的機關槍已打得無法連發,步話機也被打爛,後方指揮所無法知曉他們的情況。當時,李延年所在連只剩下40多個人,其他連隊情況更差。全營彈藥嚴重不足,部隊就到敵前沿去收集敵人遺棄的武器和彈藥。

  兩夜一天的戰斗,敵人一輪又一輪地壓向我軍陣地。打完彈藥的官兵,靠撿拾敵人留下來的武器,打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敵軍。一名戰士在子彈打光後,拿著爆破筒,與沖上陣地的20多個敵人同歸于盡。看到戰友一個接著一個犧牲,李延年帶領官兵堅守陣地,直到得到上級命令才撤出陣地。

  1952年11月,李延年被志願軍總部授予“一級英雄”稱號、記特等功1次,並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自由獨立二級勛章。

  後來,李延年又參加了多次戰斗。60多年過去了,這段悲壯的歷史成為李延年永不磨滅的回憶。多少曾經日夜相處的戰友,生命永遠定格在了20余歲的青春年華。

  離休之後的李延年生活低調,南寧市許多中小學邀請他為學生做紅色教育講座,他也從不提及自己的功勞。

  “所有榮譽不是給我個人的,都是國家對所有烈士的褒獎,我們要永遠銘記這些為新中國犧牲的英雄們。”為了做好革命精神的傳承和教育,李延年把個人獲得的各類證章大部分捐獻給了博物館、軍史館,並經常為青少年講述戰斗故事、傳承戰斗精神,積極宣傳愛國主義思想,在青少年中弘揚優良革命傳統。

  在李延年家中,有一幅南寧市紅星小學學生送給他的手工畫,內容是操場上的兩名小學生,向鮮紅的國旗敬禮。每當有客人來家里的時候,李延年都會把這幅畫拿出來給大家看。

  “學生對于歷史的認識很多時候停留在書本上,作為戰爭親歷者講述歷史,更具說服力和感染力。”廣西軍區南寧第三離職干部休養所政委肖兮說,只要有學校邀請李延年做講座,他都會欣然前往。

  為了講好歷史,李延年多年來堅持讀書看報听廣播,刻苦學習黨的理論。他臥室的書桌上,擺滿了各類政治學習書籍,書和筆記本上密密麻麻地記滿了理論要點和心得體會。

  近年來,李延年被廣西軍區先後評為“先進離休干部”“優秀共產黨員”“踐行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先進個人”,始終保持老黨員、老軍人、老英雄的革命本色,用實際行動踐行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。

  2019年中秋節前夕,廣西軍區軍史館烈士牆前,李延年駐足凝視。輕撫著犧牲戰友的名字,他緩緩舉起右手,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。

  (新華社南寧9月20日電記者賈啟龍、黃浩銘)

相關鏈接